沂水縣全福食品廠沂水縣全福食品廠

“互聯網咖啡”攪局 千億市場洗牌在即

2019/9/23 9:55:32 閱讀數:198 信息分類:飲料招商 編輯:益凡

近年來,以連咖啡、瑞幸咖啡為代表的國內互聯網咖啡橫空出世,猶如鯰魚,擾動千億咖啡市場。一方面資本強勢介入,以互聯網打法改變傳統咖啡行業的套路;另一方面,以星巴克、Costa為代表的全球咖啡巨頭被迫求變,增加互聯網基因。而加拿大、日本等“國民咖啡”紛紛搶灘中國,在激烈的競爭中,國內咖啡行業原有的市場格局被悄然打破,一些企業受到沖擊、不斷收縮,甚至面臨破產,行業洗牌在即。

一年時間建立超過2000家門店,銷售近億杯咖啡,前三個季度就燒掉8個多億元,全年虧損還要“遠大于這個數”,瑞幸咖啡雖然宣稱已經搶占了國內第二大連鎖咖啡品牌的位置,但也被不看好的業內人士稱為“瘋狂擴張”,補貼模式不可持續,甚至被預言將成“下一個ofo”。也有人認為瑞幸咖啡是咖啡界新物種,是新零售模式在咖啡行業應用的勝利,將重擊星巴克。

目前,星巴克是國內門店數量的連鎖咖啡品牌,該品牌1999年進入中國,用了20年時間目前建立了超過3600家門店,幾乎壟斷了國內連鎖咖啡市場。雖然利用補貼搶占市場遭質疑,但是通過互聯網打法,從零到成為行業第二,瑞幸咖啡只花了一年時間。這也讓資本和國際咖啡巨頭開始重視中國市場。

據倫敦國際咖啡組織統計,與全球平均2%的增速相比,中國的咖啡消費正在以每年15%的驚人速度增長。國信證券研究數據顯示,我國咖啡消費年增長率在15%左右,預計2020年,中國咖啡市場銷量規模將達到3000億人民幣。從國際情況來看,我國咖啡人均消費量僅 0.003杯/人/日,與美國(0.931杯/人/日)差距懸殊,但同處亞洲的韓國和日本也分別達到0.329和0.245杯/人/日,相比之下,我國咖啡消費仍有巨大提升空間。

中國咖啡市場正處于高速發展的階段,這吸引了大量資本入局。據不完全統計,國內互聯網咖啡創業公司近年來,融資近40億人民幣,背后涉及VC/PE約30家。成立于2014年的連咖啡經歷了三輪融資,涉及風投公司包括華策影視、啟明創投和高榕資本;瑞幸咖啡一年時間內完成了兩輪融資,融資總金額4億美元,愉悅資本、大鉦資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中金公司等相繼入局。

近期,FISHEYE魚眼咖啡宣布完成數千萬元人民幣A輪融資,由華創資本和清流資本聯合投資。2017年,魚眼咖啡完成品牌升級,采用互聯網模式,先后在上海和北京開出十多家直營門店。全新的魚眼咖啡門店均為主打“自提、外送”的小而精店面,在模式上與瑞幸咖啡相近。

與此同時,國際咖啡巨頭也紛紛涌入中國市場。2月26日,被稱為加拿大國民咖啡品牌的TimHortons全球第4850家店,即中國首店將落戶上海。7個月前,日本國民咖啡品牌Doutor也剛在上海開出中國首店。除了這些國民咖啡的搶灘,國內咖啡市場上原來的行業競爭者全家、麥當勞等餐飲便利店也紛紛加大自己的咖啡產品投入,湃客咖啡、麥咖啡加大了市場傳播聲量并開打價格戰。

瑞幸咖啡攜巨額資本入局的“野蠻”打法,攪亂了國內咖啡市場原有秩序。此前一個季度,星巴克在中國市場出現了9年來的首次業績下滑,營運利潤率已經從26.6%下降到了19%。2019年1月星巴克發布的新財報顯示,中國同店銷售上升1%,與去年同期的6-7%的增速相比,增長勢頭大為放緩。

目前,咖啡連鎖企業都加強互聯網基因。星巴克在競爭壓力下開始與阿里旗下的餓了么合作推出外送服務應對競爭。資本及國外咖啡巨頭的涌入,將帶來了行業深度洗牌。上島咖啡已經從高峰時的3000家店到現在難覓蹤影;有媒體報道稱,北京早的咖啡連鎖品牌雕刻時光經營舉步維艱,面臨著“連房租都交不起”的尷尬局面。

除了傳統咖啡企業,互聯網咖啡的生存狀況也是冰火兩重天。今年初,連咖啡被爆出資金鏈緊張,拖欠供應商欠款。這家以星巴克外送服務起家的互聯網咖啡品牌在中外咖啡品牌的夾擊下盡顯頹勢。記者從其內部獲悉,該公司2019年的發展戰略被定位為“品牌瘦身”,減少實體店投入,增加網絡營銷和外送。“由于前期發展太快,選址盲目,后期開的門店不僅沒有增加營業額,反而拖累了老店的業績,再加上人力成本的增加,前期的融資也已經基本消耗殆盡。”上述消息稱。

與上述消息相佐證的是,據記者了解,目前連咖啡在全國幾個主要布局的城市已經開始大量關店。以北京為例,原來所有門店也就60多家,春節過后已經20多家門店沒有營業,位于豐臺區大紅門街道的石榴莊店、朝陽北路20號院的常營店等都已不再營業,這些門店或都將關閉。不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等地的不少門店目前都已不再營業,上海多時有120多家門店,目前只有70多家正常營業,而杭州多有十幾家門店,新情況是只有1家在營業。據了解,連咖啡在全國的關店比例達到了30%-40%。

至于關店原因,內部人士稱,一是杯量下降,以深圳為例,原來30家左右的門店,單店日均杯量時達到220杯,目前不到10家店日均150杯,而上海關閉的門店,多數日均杯量不足100杯,不少甚至50杯左右;二是遲遲沒有新的融資到位,咖啡大戰中各家補貼吸走了大量流量。據此前媒體報道,連咖啡曾拖欠咖啡豆供應商貨款,面對資金鏈問題,連咖啡在當時接受記者采訪時沒有直接否認。

2018年,可以稱為中國咖啡市場爆發的“咖啡元年”,市場混戰、井噴式增長的背后是各大公司資本賭注、巨額燒錢的現實,激烈的競爭中讓任何一家市場參與者都難以再穩坐中軍帳,包括瑞幸咖啡在內的咖啡新勢力能否挺過2019,星巴克、賣身可口可樂后的Costa這些咖啡巨頭怎么迎戰,都讓人拭目以待。但毋庸置疑的是國內咖啡市場深度洗牌在即。

大使秘密武器,且掃且看且分析